狸猫爱好会

本blog内容原则上禁止文字转载。

如果要转的话,请标明作者,然后给出blog链接,请不要直接把翻译的文字复制过去。

□ 嘉宾 □

ラジオ「少年陰陽師」陰陽寮 電脳部 放送局~略して孫ラジ 第11回

放送日:2008.12.11
主持:小西克幸、甲斐田ゆき 
嘉宾:石田彰

这次居然没照片……

小西:石田桑当嘉宾的次数很多呢。
石田:多吗?
小西:跟其他人比算多的了~
石田:啊,那得适当减少一点次数了,为了不让大家厌倦……
甲斐田:即使算多的,但也只有一年来一次啊> < 完全不够完全不够!
小西:至少年初还要再来一次!
甲斐田:没错,2009年初要来!
石田:哎?年初来了的话,一直到年末都不会来了哦~
小西:年末再来一次~
石田:那节奏不就被打乱了么?
甲斐田:不会打乱。
小西:今年年末和来年年初都是石田彰就好了。
甲斐田:年初和年末都是石田彰,然后还有年中也要来。
石田:年中?那是什么时候= =
甲斐田:盂兰盆节(注:日本迎接和供奉先祖之灵的民俗性佛教活动,阴历7月15日)
石田:啊,我跟先祖的灵一起来了~

CM过后~
小西:现在开始——石田彰的all night阴阳师!
石田:这是啥?!
甲斐田/小西:啪啦碰碰啪啦碰~(哼歌伴奏中|||)
石田:好难加入你们|||||
甲斐田/小西:(继续走调的哼歌||||)
甲斐田:有点平安时代的感觉吧~
石田:原来如此。
甲斐田/小西:(继续更加走调的哼歌||||)
石田:平安的印象搞错了吧= =||| 好吧,石田彰的all night阴阳师现在开始了,(这只开始认真的做起主持|||)让我们马上继续节目吧。(另两只偷笑)怎么了?
甲斐田:没有没有,我们在听。
小西:作为听众在听。
石田:这个all night节目里,没有高田文夫(注:作家,评论家)之类的人来吗?
甲斐田:啊,作家啊,没有没有
石田:啊,没有可以一起对话的人。就是说要想中岛美雪(注:曾主持过“中島みゆきのall nightニッポン”)那样要一个人讲啊,好难啊。
甲斐田:读来信吧。
石田:好好,那么我们开始读听众来信。
小西:完全不说关于石田彰的话题= =
石田:F桑(名字不知道怎么拼好,于是用F代替orz|||)的来信,甲斐田桑、小西桑、石田桑你们好。一直以来都很开心的听……啊,对不起,说实话我只听过石田桑做嘉宾的那几回,对不起!(甲斐田:真诚实|||)所以请再多多让石田桑来做嘉宾吧,啊不,干脆让hottopadden的三个人一起主持だんつったっつって(注:这是06年石头嘉宾时说要跟小西和YUKI一起组的team,具体参见06年第35期石头嘉宾的广播,话说我估计石头自己都不记得了吧|||)
小西:好怀念!
甲斐田:看吧,大家都这么想的!
石田:这次是只为你一个人放送的哦,听到了吗?F桑?那么,来年再见吧,再见啦~
甲斐田:结束了?!
小西:节目结束了?!
甲斐田:这种情况下,不过应该说会再多来几次,或者劝他即使自己不来的时候也要听广播吗?
石田:啊,原来如此。
甲斐田:“即使我不来,也请听一下”有这种口头推荐的话,说不定F桑会听那么一两次呢。
石田:啊,那好吧,F桑,我不来的次数也很多,所以我不来的时候,听一下说不定也会很有趣哦,只是说不定哦。当然也许会觉得上当了,也许听了觉得很无聊(小西:喂!!!),但是说不定也会很有趣,所以尽量听听吧=w= 甲斐田桑和小西桑也会很高兴的,努力听听吧。
途中小西试图打断石头很没诚意的推荐,未果,于是只好说:谢谢TAT
石田:好像我变成讨厌的人了……
小西:两周努力听一次就好了,当作两周痛苦一次就行了。
甲斐田:痛苦?!
众爆笑。
小西:石田桑都没有来嘛~~~石田桑没有来啊> <
甲斐田:不过听听看也许没那么痛苦了。
石田:而且这两个人主持了这么长时间肯定很有趣了。
小西:没有啦没有啦~石田桑真是的~
石田:你在说啥= =|||
小西:表给人家戴高帽子啦~说有趣什么的~
石田:哈哈哈!因为我完全跟不上这两人啊。自己内心即使全力快跑,也追不上你们的背影,只能“啊~啊”的喘气。
甲斐田:没错没错。我跟他搭档了两年半以上了吧,一次都追不上他。
小西:完全看不到她的背影。
甲斐田:我是在后面啦!我在后面!
石田:你们两个根本是朝不同的方向跑的吧= =|||
甲斐田:没错……
小西:所以才需要像石田桑这样的人,来了告诉我们你们走错路了哦。
甲斐田:石田君来了,我和小西都会朝着石田君的方向跑了!
小西:果然是这样吧,所以F桑的意见是正确的!
甲斐田:(对F桑说)你是正确的!初次见面,我是甲斐田,啊,一年不见了。
小西:一年不见了还好吗,F桑?我们很好哦,石田桑也很好~
石田:不过我来了,他们会朝着我跑,我不来的话他们就没有目标的乱跑了。
小西:因为,不跑的话就没有明天了!
石田:啊!说的好,要不停的奔跑!
(浪云:你们在说什么人生哲理的话题么…………|||)

甲斐田:这里念一下结城老师的welcome message吧。
甲斐田桑、小西桑、孙子广播的staff们,一直以来受你们关照了。石田桑,一年一次的登场非常感谢!石田桑来了的话,就有一种“啊,一年又要结束了啊~”的感觉(石头爆笑:暮れの元気なご挨拶か、俺は!)上次落语的话题很吸引人。明年、后年,如果孙子广播还有的话,希望可以当成惯例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来。另外,现在杂志连载写到%&%*&&的青年晴明了~(没听懂是啥|||)希望可以有机会听到石田桑演绎这段~(浪云:我说老师,您不要光写晴明,记得把宵蓝也带上啊!)

之后甲斐田忽然想起来给石头蛋糕,说买一整个在录音室吃着不方便,于是买的一块一块,然后小西说除了蛋糕,还有甲斐田桑的歌。
甲斐田:喂!
石田:啊,谢谢!甲斐田桑,真不好意思还让我为我唱歌> <
甲斐田:喂喂喂!
另两只开始拍手,YUKI没办法只好开始唱了XD(小西伴唱||||)

石田彰呀~(嘿!嘿!)
奶酪蛋糕呀~(嘿!嘿!)
一定能一口呀~
就把它吃掉呀~
HAPPY BIRTHDAY~(哇塞!)
HAPPY BIRTHDAY~(恭喜!)
今天一整晚all night~(哦!)
到明天早上all night~
石田彰~

甲斐田:恭喜~~~~!!!!
小西:这个要一口吃掉哦,石田桑!(浪云:小西你就欺负石头吧> <)很大哦,恐怕没办法吧,石田桑!
甲斐田:这个真的是我非常喜欢的蛋糕,希望可以好好品尝这一口。
石田:这么难得的蛋糕让我一口吃掉?!
小西:这个蛋糕非常非常好吃,很贵的!买的时候要排队的!
石田:真的吗?好吧……
小西/甲斐田:(拍手)ISHIDA!ISHIDA!ISHIDA!
石田:好!这个蛋糕能一口气吃掉吗?能吗?不能吗?
石头开始吃> <(浪云:我说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小动物吃东西的声音非常非常萌,所以都让他在节目里吃东西啊!这是第几次了>//<)
小西:吃进去了!
甲斐田:还没有!掉出来了!
小西:AKIRA就差一点了!(浪云:小西你又趁机直呼其名!)
亲卫队两只已经笑到不行了XD
甲斐田:看见白白的舌头了!
小西:这样的石田桑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> <(浪云:我已经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了,呜呜呜,森森TAT)我们两个说话就好了,石田桑慢慢吃> <
甲斐田:慢慢吃慢慢吃,对不起> <
石田:$^%&^*#> <
小西:由于我们乱来,石田桑一口吃了之后,现在情况很混乱,大概这样的石田桑大家都没见过吧!(浪云:小西你究竟见过多少我们没见过的石头,啊啊啊挠墙>//<)
甲斐田:石田桑好像要说什么,不过嘴里都是东西……
小西:我想现在石田桑已经不可能拿出来了,只能吃下去了,慢慢吃。
石田:$^%&^*#> <
小西:我们往下进行吧节目吧,继续吧。
甲斐田:我们读信吧。
小西:我再多说一句,石田桑在吃之前有做过アントニオ猪木的模仿哦!(浪云:不要问我这是啥= = 总之大概就是石头说能吃下去吗,不能吃下去吗那段)
石田:$^%&^*#> <(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好可爱> <)
小西:但是虽然想读信,但全都是为石田桑准备的信,现在根本没法回答啊> < 总之还是先读吧,然后我们替石田桑回答。
甲斐田:(开始读信)甲斐田桑、小西桑、石田桑你们好!
石田:你好$^%
甲斐田:啊,渐渐有点能听清了。
甲斐田:今年也来了一次啊,这里想问三个人一个问题,今年的目标已经达成了吗?如果还没达成,在剩下的一个月里能达成吗?(期间小西说石头眼泪都出来了> <)
小西:石田桑,怎么样?
石田:啊!达成了!我终于吃完啦!我一口吃完啦!
亲卫队鼓掌~~~
甲斐田:好吃吗?
石田:大概很好吃吧……
小西:还有剩下的,这回好好品尝再吃吧。
石田:嗯,非常好吃的一口!
小西:那边有饮料。
甲斐田:鼻涕流出来了> <
石头跑到边咳嗽边跑到一边喝水去了,于是亲卫队两只很体贴的说这部分先结束吧,让石田桑休息一下。于是进广告~(我说到底是谁把石头折腾成这样的啊!)

CM结束是mini drama,LJ有人翻了,跳过。

下一个corner「ダダしゃべり」,两只说完标题开始学类似开枪(?)的音效,石头无奈只好跟着学了一声,于是小西特开心的说我就知道石田桑一定会跟着学的XD

石田:很好吃~蛋糕~
甲斐田:我真的觉得是东京第一好吃的!
小西:石田桑平时吃奶酪蛋糕吗?
石田:不吃的,完全不吃。
小西:蛋糕啊,甜食之类的都不吃吗?
石田:因为一般没事也不会去蛋糕店吧。
小西:虽然话是这么说了,不过如果有人拿蛋糕来录音室的话,会吃吗?
石田:嗯……也不怎么太吃。
甲斐田:不过有人拿来还是会吃吧。
小西:“石田桑石田桑,有蛋糕哦”
甲斐田:“请吃吧”“啊,谢谢。”这样的话是会吃的吧,不过自己不会主动去吃。
石田:没错,是很“引っ込み思案”的人。(注:这词原意是指畏首畏尾,比较消极)
甲斐田:“引っ込み思案”是什么意思?
小西:是说搞笑艺人有很多平时并不怎么爱说话。完全就是在说石田桑嘛!
石田:我又不是搞笑艺人!不是艺人啊!我只是不爱说话而已= =|||
甲斐田:不过虽然也有只打个招呼就结束话题的时候,但是有时跟石田桑打招呼之后,会得到期待以外的回答。
石田:不要随便期待啊,让我们进行普通的对话吧= =|||
甲斐田:没有啦,石田桑很爱说话的。之前有一次很难得的碰面了,于是说了“好久不见了,最近怎么样?”本来以为肯定是回答“啊,很好”之类的。结果说了“今年刚刚发现的我可能有点过敏体质”
小西:对于“最近怎么样”这个问题……
甲斐田:非常诚实的回答了。而且还给我解释了具体是怎么回事,于是我说“要多保重啊”,然后回答“啊,也不是什么病了”,真是诚实啊。
石田:也不是诚实了,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组织对话比较好,我是笨蛋啦!不知道怎么能很好的结束话题,把话题引到“那么再见吧”这句话上。
甲斐田:那么石田桑是一旦开始交谈,对方不说再见,就不会结束话题的类型?
石田:那倒也不是,没有可说的也就很快结束了。只是我没办法更自然的结束话题。
小西:石田桑就是一旦说起来,就会说个不停的。
甲斐田:落语也是,不会只谈一点点。
石田:我有在反省啦!对不起啦,上一次真的非常抱歉>//<(浪云:石头你用这种语气说话我很难想象你不是在撅嘴啊嗷嗷> <)
小西:上一次听说石田桑装作醉酒,装了两个小时哦!
甲斐田:哈哈哈!
石田:那是夸大其词了!
甲斐田:那实际上是几分钟?
石田:也就30分钟吧= =
甲斐田:有30分钟?!
小西:而且是装作喝醉哦!
甲斐田:还是假装的!
小西:结果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不知道怎么结束好。
众爆笑。
石田:因为,因为(拼命解释中)因为对方也喝醉了嘛!我是觉得,如果自己比对方还要醉的话,对方就会觉得“啊,我要振作啊”之类的(浪云:我还是想说一般人会有这样的逻辑么orz|||)
甲斐田:原来如此!
石田:于是我装作比对方还要醉的过去了,对方果然振作起来说“啊,真的吗,你没事吧”,结果我多余说了一句“啊,我是真的醉了”(甲斐田:哈哈哈哈哈!),于是我是在装醉这件事也变得很模糊,到底是真是假也搞不清楚了(另两只已经笑到不行了),觉得好像没法结束了,是不是就这样一直骗下去比较好……
小西:(总结性发言)悪い男ですよ!
甲斐田:就这样30分钟?
小西:没错,30分钟,很长吧!而且是在外面!
甲斐田:外面?!是指室外?店的外面?
石田:店外面?哎?到底是在说什么时候的事啊?
甲斐田:在下雨吗?
石田:嗯,下雨也会的,会醉的~
甲斐田:等一下,我对是怎么装醉的比较感兴趣。
石田:如果面前有个喝醉的人做样本这样比较好理解。
甲斐田:不过我经常喝醉了。
石田:甲斐田桑不会醉啦~不会醉啦~(这只开始渐渐进入状态了|||)
甲斐田:不会醉不会醉~(非常配合的跟着装醉)完全没有醉过!
石田:(开始彻底装醉)才不是你这样说就是醉啦!明明就是醉了嘛!
于是两只开始表演装醉,就是一直在说你醉了我没醉之类的,囧||| 然后YUKI提到小西,石头立刻跟着说小西,一边装醉一边靠过去。
表演结束,众爆笑鼓掌!
小西:大家可能不知道,刚才石田桑装作醉酒向我摸过来了!而且还是很无力的靠着我!(浪云:啊啊啊啊啊!小西为什么你每次都这么好命>//<)
石田:平时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做的= =
小西:绝对不会!从来没见过> <
甲斐田: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画面> <
小西:[重音]太!有!趣!啦!(浪云:亲卫队的两只你们今天算是满足了吧= =+)
甲斐田:太厉害了。果然不喝酒的人很可怕吧,醉酒的样子会被他们看到。
小西:不过刚才石田桑靠过来的时候,我有点害怕(众爆笑),平时绝对不会这么做,突然这么一下,被吓了一跳!(浪云: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啊小西同学!)石田桑,大家看不见的(指广播),不用做到这种程度了!虽然很有趣。
甲斐田:不过我很满足!
小西:刚才太有趣了,太棒了!
石田:不过说真的,刚才那样不行吧,对于广播来说。
小西:(即答)没问题的,OK,OK!
石田:真的吗,不会又要反省吗> <
小西:这是少年阴阳师的广播啦。
甲斐田:而且都到年末了(浪云:有什么关系?)
石田:啊,这是专门为F桑做的广播嘛!
甲斐田:今年的羞耻丢掉就好了~~那么,我没来稍微做一下corner吧!(浪云:你们终于想起来还有corner这回事了orz|||)

石田:爷爷语录!(浪云: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corner?)
甲斐田:这个环节是石田桑的……(石头没反应过来)石田桑的……(石头还是不知道该说啥|||)ねね、石田桑,一起吃饭再回去吧。
石田:因为我要回家了所以我回家了。
甲斐田:像这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名言,就是这么一个环节。
小西:嗯,非常好的一个环节!
石田:对不起,刚才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||||
小西:就是说厉害到可以单独成立一个corner了!
甲斐田:就是即使石田桑不在,每次也有这个corner。
小西:坂本龙马是什么样的?
石田:啥?
小西:就是说很厉害啦!
甲斐田:对对。
小西:即使不在了,也一直会被提起。
石田: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啥= =|||(浪云:我也不知道TAT 我到底在翻译什么啊……)
后面连读了两份这样的语录,说实话我没太听懂,而且翻成中文就没有原文巧妙的含义了。CM过后,三只介绍新作,之后是结束语。

小西:石田彰的all night阴阳师差不多快和大家说再见了。
石田:F桑,这次的节目还满意吧?你觉得高兴的话,我也就满足了。
小西:石田桑,其他的饭会生气啦!
甲斐田:就是啊,F桑以外,还有很多个F桑的!(浪云:不愧是亲卫队队长,真理解扇子们TAT)所以F桑只是个代表,这样的人还有好几千……
小西:没错,有很多很多的,几百人……
甲斐田:等一下,怎么从几千人减到几百人了?
小西:啊,是有几百万人!
石田:这个节目的饭有几百万,不过我不来就不听的人大概只有几百人吧,啊,也没有几百人那么多吧。
甲斐田:不会不会,有几千人的。
石田:非常感谢。
甲斐田:访问量完全不同的。
小西:“咔”的一下就上去了。
石田:因为我给亲戚打电话了,告诉他们要听哦!
甲斐田:让他们来访问
石田:把地址给他们,拜托来听吧。
小西:使用求助(注:像国内开心辞典之类的答题节目,不是都有几种求助方式么,电脑去掉一个错误答案什么的)
甲斐田:哈哈哈,求助
小西:打电话求助
甲斐田:求助现场观众
小西:啊,求助了听众所以今天F桑才来……
石田:什么啊,原来是亲戚啊~
甲斐田:还有50:50
石田:嗯,合理的利用
小西:可以去掉一半的答案
石田:有趣吗?无趣吗?选哪一个!
甲斐田:这样的二选一?真不想选……起码是有趣和稍微有点有趣的二选一吧。
石田桑:啊,说的对。
小西:今天石田桑好像通知要告诉大家,和石田彰一起去銭洗弁天的旅行团要开始了。(注:銭洗弁天,正式的名字叫銭洗弁天宇賀福神社。这里祭祀神体的洞窟的水(洗钱水)是镰仓五大名水之一,传说用这个水冲刷的钱都会十倍,一百倍的增加。)
甲斐田:我要去!什么时候什么时候?
小西:什么时候?
甲斐田:初诣吗?
石田: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啦!
甲斐田:话说小西你为什么忽然说起銭洗弁天?
小西:忽然就想起来了。
石田:好吧,关于旅行团的具体事宜请向……
小西:少年阴阳师(注:这里石头其实说了别的,不过被小西的“少年阴阳师”消音掉了。)
石田:询问。
甲斐田:请千万不要来询问|||
石田:我是觉得如果这样说了这段就会全部剪掉了。
小西:不会的。
甲斐田:只要那一个地方会被消音的。
石田:什么嘛> <
甲斐田:就是这样,这次石田桑还只是50%……
石田:下次还会来做嘉宾的~


*    *    *

Information

Date:2008/12/14
Trackback:0
Comment:0

Comment

发表留言

:
:
:
:
:

:如需修改留言内容时可填写
: 仅管理员可见

Trackback

TrackbackUrl:http://snowvanish603.blog.fc2blog.us/tb.php/52-c7f05561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