狸猫爱好会

本blog内容原则上禁止文字转载。

如果要转的话,请标明作者,然后给出blog链接,请不要直接把翻译的文字复制过去。

□ 嘉宾 □

ママチャリと駐在さんのぼくちゅうラジオ!第1回

官网:http://dn-e.jp/ms/program/bokuraji.html
放送期间:2009年8月18日~2009年8月25日
主持:鈴村健一、藤原啓治
嘉宾:石田彰



——Opening
两人讨论自己的脸像什么动物orz 这段没石头,跳过。

——Guest登场
铃村:这真是豪华的嘉宾啊!
藤原:没错。
铃村:我一直很期待很期待……
藤原:是啊,一直说非常期待
石田:期待什么?
铃村:上期结束时我们预告了下期石田桑要来当嘉宾,我真的对石田桑来上radio期待得不得了!因为超级有趣!
藤原:对,他是这么说了,所以我也非常期待。
石田:你干吗没事给我施加压力啊?
铃村:没有没有,平常的石田桑就可以,像以前上radio一样就非常有趣了。
石田:什么啊|||
铃村:不简单啊!绝对不简单!
石田:哇,还刚刚开始没多久还没说几句话,我就已经超想回家了||||
铃村:哈哈哈,怎么样,有趣吧?
石田:为啥?你到底在说啥?
铃村:好了,先来聊下角色吧。グレート井上,井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,石田桑?
石田:グレート井上真的不是有趣的角色哦,说实话!
铃村:是这样吗?
石田:在ママチャリ军团里算是很正经的人,本来不是那种会去恶作剧的,是好孩子。脑袋也很聪明,成绩也很好。
藤原:那是被周围的朋友……?
石田:没错,受了周围朋友的坏影响。
藤原:原来是这样的角色啊!
铃村:可不是也很热衷的参与作战了吗?这点是井上的优点吧
石田:哈哈哈!是个老好人~
铃村:说的对。因为这样的孩子一般都会很cool,但他并不是这样。
石田:嗯,不是cool的类型。
铃村:很容易接近。
石田:而且还有个可爱的妹妹。
铃村:没错,超可爱。如果动画化了不知道会有多可爱呢!
众:哈哈哈!
铃村:希望可以快点动画化XD

——听众来信
第一封问三人是否记得与另两位第一次共演时的情况和第一印象
石田:最开始一起工作的时候?说实话我不太记得了啊……哈哈哈
藤原:我也不记得了……
铃村:我……是记得的。因为两个人都是大前辈,我还是菜鸟的时候,两位就已经超人气了,所以一定会记得的。
藤原:啊,对了,铃村的事我记得的。
铃村:对,啓治记得我的事之前有说过。石田桑的话,大概是游戏还是啥的,石田桑以很惊人的样子录音来着。
石田:很惊人的样子?
铃村:大概做了不可以做的事……
石田:是怎样?我上半身裸体了?
铃村:不是,是下半身不得了了。
石田:下半身?!到了那种不脱不行的地步?
铃村:石田桑当时是坐着的。
石田:啊,是坐着的,因为是录游戏。
铃村:不不,是大家一起录的游戏,大概是有动画的部分,所以是大家一起录。
石田:哎?!大家一起录,我还脱了下半身?!
铃村:嗯……因为下半身那啥啥了,所以要坐着。希望大家想象一下(笑)
石田:哈哈哈,你这样说很容易被人误解啊!我渐渐是明白了。
铃村:明白了吧?
石田:是明白了……嗯,那时候身体那啥啥了,变成了不得不那样做的情况。
铃村:对,并不是石田桑的错。
石田:这是生理现象,没有办法的事。啊,不对,不是生理现象|||
铃村:所以第一次见到石田桑是坐着的。第一印象就是:啊,是坐着的!(笑)
(浪云:我喷了,00你还真的是……= =+ 故意不说是怎样了,一直说那啥啥那啥啥的,笑死XD 嘛,大家也都明白了吧,大概就是在说石头车祸那时的事。)

铃村:石田桑应该记得藤原桑的事吧?
石田:和藤原桑第一次一起工作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,不过工作以外有一次,那个是什么来着,好像是谁的婚礼,总之是类似party之类的聚会上,藤原桑在走廊,我过去的时候藤原桑和真殿君正在说话。
藤原:嗯……如果是说婚礼的话,(小声)大概是那家伙吧?
铃村/石田:哈哈哈哈哈!
藤原:这不是该笑的地方吧||||
铃村:不是,我是觉得你完全忘记这是在做广播了这点很有趣XD 说“大概是那家伙吧”,完全变成在喝酒时的对话了(笑)
石田:也许不是婚礼了,总之在工作以外见到的那次,当然真殿君就还是一直那个情绪说话(浪云:是指真殿一直都很high,话说喵喵一副对自家人说话不用留情面的语气,让我忍不住再次萌了真石CP),而藤原桑则是很酷的说话,但两个人看起来又非常亲密,让我不觉想说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?这大概就是对藤原桑的第一印象吧。
铃村:原来如此,真有趣。
藤原:我的话大概是外国片的吹替之类的话
铃村:对石田桑的第一印象?
藤原:嗯,我擅自就这么认为了,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。
铃村:而且石田桑不都说了他那个是第一次吗,那个可能性更高吧
藤原:说的是啊,大概就是那次了。
铃村:嗯……总之就是大家都记不太清楚了(笑)

——恶作剧怎么样?
这个环节是听众来信讲述自己的恶作剧,然后让稍稍有点罗嗦的三人判断是好的恶作剧还是坏的。
藤原:我很啰嗦的哦!
石田:这节目还真随意啊(笑)
铃村:石田桑是做恶作剧的,还是被做的?
石田:其实我根本就没做过什么可以称得上恶作剧的恶作剧。
铃村:真的吗?那经常被恶作剧吗?
石田:与其说是恶作剧,其实应该说是被欺负了吧||| 已经超越恶作剧了(笑)
铃村:诶?不会吧!不过石田桑是蛮容易的被逗弄的类型嘛,在录音现场比如有点啥事了,也不是恶作剧,但总会想把话丢给石田桑,“就是什么什么了,对吧石田桑”,难道不会这样吗?
藤原:但是我对他的印象是很安静的人啊。
石田:很安静哦,我是非常安静的啊,这个认知没有错!
铃村:是这样没错,但正因为如此才更想去逗他啊!而且每次把话丢过去了,石田桑都会好好回应,就是像グレート井上一样的人啊(众笑)。真的是这样,所以才想问是不是比较容易被恶作剧,因为确实不像是会去恶作剧的人。
石田:是不会呢,而且恶作剧不是会超耗费能量么
藤原:不想使用吗(笑)
铃村:就是这样吧,很安静的,就像《蚂蚁和蚱蜢》里蚂蚁的类型(注:伊索寓言的一则,具体内容请自行百度,虽然我完全看不出这跟前面的话题有啥关系orz|||)
石田:蚂蚁?好像有点不对吧(笑)

第一个恶作剧是小学时,把淘米水说成是乳酸菌饮料骗对方喝下去了XD 写mail的人说反正也不是毒药,应该会被原谅吧。
石田:确实不是毒药啦||||| 不过作为恶作剧是成立的吧
铃村:没错,这是最基本的恶作剧了。
藤原:嗯,蛮孩子气的我倒是不讨厌。
铃村:不讨厌?你不是说自己很罗嗦的吗?(笑)
藤原:啊对,我是罗嗦的一方来着。
铃村:怎么样,藤原桑?
藤原:我认为这样做是不好的。
铃村/石田:哈哈哈哈哈!
藤原:也就是说是坏的恶作剧?
铃村:嗯,是不好的。
石田:但是淘米水没毒的吧?
铃村:没有没有。
石田:可是不是会洒到院子里用来防止杂草生长吗?
铃村:啊,反了吧,因为营养丰富,淘米水一般是会用来浇灌植物的,作为肥料。
石田:是肥料吗?
铃村:是的,不是用来防杂草的。
石田:诶?不是吗?
铃村:不是的,是肥料
藤原:肥料肥料
石田:这样啊,我好像犯了很严重的错误……还有藤原桑,你刚刚说是的是肥料好像一副本来就知道的样子,根本就不是吧,你不是不知道吗|||

铃村:大家会往喝的东西里加东西吗?比如小时候经常会恶作剧,和好朋友一起吃拉面,然后往他喝水的杯子里倒醋之类的,这种不做的吗?
藤原:……不做啊= =
铃村:不做吗?!
藤原:我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是= =
铃村:会做的啊!我就做了,但是其实对方是知道的,因为倒酱油什么的颜色会变的嘛,所以对方明知道还是拿着杯子说“啊,是杯有点特别的水啊”然后喝了
石田:哈哈哈!
铃村:所以做这个恶作剧的和被做的人都是确信犯,这种恶作剧的乐趣也是有的。
石田:我小时候家里会烤白面包做吐司,要么是涂果酱,要么是涂黄油这么吃的。但是那时候我想果酱和黄油两种都涂的话不是会更好吃吗?于是自己试着做了,果然很好吃。既然好吃的话,我就想给妈妈的那份也这么弄,然后没跟她说明就直接把果酱和黄油都涂上了,结果被狠狠的骂了:“你看你做了什么!”你也许觉得这样好吃……
铃村:但我不想这样吃啊!
石田:到底要怎么办,这样都不能吃了啊!
铃村:诶???
藤原:就是说石田家是没有这么吃的习惯的?
石田:没有,都是只涂一种的。
铃村:啊……好难过……
石田:我明明是想做好事的,并不是想恶作剧啊……结果很失败|||
铃村:啊,这个故事好悲伤……
藤原:结果就被当成恶作剧了啊……
铃村:那个,妈妈在听吗?这个是误会哦!

第二封说在好友生日时买了便宜的饰品,然后骗对方说是很贵的东西,本来期待对方会说“别胡说了,这怎么看都是便宜货”,没想到对方特别高兴还感谢自己,结果当下也没法解释,导致这个谎言一直维持至今,两人现在还是好朋友orz|||
铃村:礼物啊,这种有点惊喜的礼物有送过吗?
藤原:没有啊……
石田:哈哈哈!
铃村:……= =|||| 话说,把这个radio的企划叫来好吗,主持选错人了吧orz|||
石田:哈哈哈!
铃村:叫做过些恶作剧的人来不行吗|||| 真的没有吗,啓治桑?
藤原:没做过啊……
铃村:不会吧?求你去做点吧,比如这周,在下次录音之前
藤原:嗯,我会考虑一下的。
铃村:石田桑呢,有吗,礼物什么的?
石田:我也没有啊=w=
铃村:或者被送过什么奇怪的礼物吗?
石田:奇怪的礼物?我收到的都只有很正经的东西啊|||(浪云:00同学,真难为你主持了orz)话说回来,为什么铃村君的朋友中间这些恶作剧会成立啊?
铃村:我经常会恶作剧啊,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也会,前阵子为了一个恶作剧而计划了两个月。具体等有机会再讲给大家,今天时间有点不够了。
石田:是这样啊。那就是说我周围都只有些很认真的人吧……
藤原:我周围也一定是这样。
铃村:怎么会这样?很奇怪啊,绝对有的,恶作剧小子!只是你们没注意到,其实已经被恶作剧了!
石田:我一直被恶作剧吗?!
铃村:用radio业界的术语来说,就是不会被整人游戏整到的人,这是编导们最头疼的类型。(注:这里是指比如综艺节目经常会有主持人假装吵架来骗嘉宾,或者大家合伙设计了某些桥段来要给目标人物一个惊喜等等,最后揭穿真相之后会有人拿一个牌子上边写“你上当咯!”,之类的这种整人游戏,我希望我表达清楚了orz)
石田:一直戴着红头盔拿着牌子等着出场,结果对方迟迟不察觉自己被整了,导致一直出不了场
铃村:没错,就是这种类型。啓治桑之后还要做节目,所以稍稍对恶作剧有点兴趣吧!

——对那家伙宣战!
这个环节是大家会读听众来信写的宣战内容,可以是对讨厌的人抱怨、对恋人表白、对自己的告诫等等。藤原叔在读“恋人への告白”这句时卡壳,本来混过去了,结果被喵喵吐槽说没听懂可以再讲一遍吗,结果又读了一次还是卡壳,笑翻XD

第一封宣战是对蟑螂的,于是说到最近是蟑螂出没的季节了,感觉九州、熊本比较暖的地方蟑螂比较多,而藤原叔北海道的朋友说是到了东京之后才头一次见到蟑螂。
石田:我是爱知出身的。小时候我家的蟑螂都是チャバネゴキブリ(注:呃,我觉得翻出来大家也不会知道,字典上写中文学名叫茶婆虫,总之就是蟑螂的一种orz),到了东京之后才头一次见到那种没有翅膀的比较小号的蟑螂,啊!原来还有这样的种类!但是马上就知道这是蟑螂!
藤原:不知为什么就是会知道。
铃村:其他虫子也有很多,但为什么偏偏蟑螂这么让人害怕……
藤原:还有会飞的见过吗?
铃村:见过!
藤原:我吓了一跳呢,居然会飞。
铃村:我还把它打回去了,“嘭”的一下。它们为什么要飞呢,而且还是冲着我飞过来。
藤原:因为是昆虫吧。
铃村:是昆虫没错了。不过像瓢虫,不是会有往高处飞的习性么,那个是和人往反方向飞,也就说要逃走。但是蟑螂是冲着人飞吧?
石田:没错没错
铃村:为什么呢?
石田:虽然不知道,不过也许他们想找寄居的地方?因为我看过他们进来的情景。
铃村:啊,原来如此。
石田:刚来东京时住的公寓,大概是春天吧,想着“啊,从现在开始要过一个人的生活了”,打开窗,心情不错的时候,蟑螂一下子从窗外都冲进来了,哎?!为什么?我明明正要开始过新的生活了,为什么TAT 蟑螂从外面进来想跟我一起住吗?!
铃村:哈哈哈!大概……是在找住的地方吧。
石田:所以他们也是在寻找新的地方所以才飞的吧。
铃村:好厉害!这个可以做学术发表了吧!

第二封宣战是对父亲的,说现在掰腕子可以赢父亲了但是故意不比,要把父亲当成永远无法超越的墙壁。藤原叔用很帅的语气读的,结果被00吐槽了:你在装什么酷(笑),之后他们讨论到超越父亲,说男生都不想超越父亲的心情可以理解。
铃村:石田桑什么时候超越父亲的?
石田:嗯,大概是小学左右吧。
铃村:好早!
藤原:原来不是墙壁啊(笑)
石田:因为是小孩子嘛,比较不知道轻重,被骂了之后就生气了,于是冲着父亲“哇”的冲过去,有点类似抱双腿摔的架势(タックル),当然并没有真的打倒了,父亲毕竟是大人嘛。虽然没有打倒,但是事后他说伤到肋骨了……
藤原:真的假的?!
石田:我是当真相信了,所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那时候我就已经超越老爸了吧。(浪云:我已经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了orz)

第三封宣战是学生对老师,要让老师吃自己的便当,说绝对比老师夫人做的好吃,爆!于是三只讨论了师生恋的问题,说好像女生初恋是老师的情况还蛮多~

之后是广告和新作介绍,跳过。

——Ending
喵喵赞了00的主持功力,笑~藤原叔也跟着赞说00很好,自己基本都不用说话了,当然又被吐槽了:你也是主持之一吧!下期嘉宾是中村,于是00顺便问了下石头对中村有啥看法,石田很官方了说“是很棒的人哦”orz||| 汗,其实我本来还在期待会说点别的呢……


*    *    *

Information

Date:2009/09/20
Trackback:0
Comment:0

Comment

发表留言

:
:
:
:
:

:如需修改留言内容时可填写
: 仅管理员可见

Trackback

TrackbackUrl:http://snowvanish603.blog.fc2blog.us/tb.php/30-a9d662b6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